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16日,Marco Frith在澳大利亚万德拉(Wandella)的家中。Frith以前经历过丛林大火,但他表示去年的情况完全不同。“我的家被毁了,这对我来说备受打击又无比震惊,我没想到大火能烧毁一座石墙房子。”

摄影:GIDEON MENDEL

撰文:LIVIA ALBECK-RIPKA

2019年12月30日晚,澳大利亚东南海岸的科巴戈村,88岁的Ron Corby已经睡下。但凌晨两点半左右,他被女儿的电话惊醒,女儿告诉他必须立即从家中撤离。

几分钟后,她就开车逃了出来,火舌紧随其后。她的家就在这条路上几公里远的地方,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Corby已经在科巴戈生活了几十年。作为一名农民,他经历过澳大利亚的所有极端天气,从干旱、洪水到火灾,但它们都不像2020年前夕席卷小镇的大火那样有着极大的破坏力,所到之处几乎一切都被烧毁,包括他的家。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新南威尔士,被摧毁的瓦德比利加国家公园(Wadbilliga National Park)。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11日,澳大利亚科巴戈。这个城镇的大部分地区都在新年前夜的大火中烧毁了。 Mendel在一个汽车修理厂的后院拍下了一辆被烧毁汽车的特写照片。那里成了被烧毁的汽车的墓地。

摄影:GIDEON MENDEL

一年前,席卷澳大利亚的毁灭性大火造成33人死亡,摧毁了数千座房屋和10亿多只动物。3000多人流离失所。近1700万公顷的土地被烧毁,包括雨林和独特的生态系统,受威胁的物种被进一步推向灭绝。科学家认为这场大火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即将到来的气候灾难的不祥例证。

“这场大火比任何东西都要炽热,”Corby在1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说。“我看到汽车的铝制轮子被烧融化,像溪水一样流了下来,”他补充道。“大火以旋风和龙卷风的形式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

塔斯马尼亚大学火灾地理学和火灾科学教授David Bowman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某种程度上,火灾季破坏性如此之大,是因为此前的极端干旱和高于平均水平的气温。“那里太干燥了,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能引起燎原之势,”他说道。“气候变化引发了我们之前从未想象过,也永远无法想象的火灾季节。”

由于全球变暖使得这类事件愈发频繁和激烈,为了应对未来的火灾季节,澳大利亚人需要采取极端的适应措施,包括重新考虑他们的居住地以及如何管理景观。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21日,Janie Wetzler在奎亚马(Quaama)的家中。“大火从三条路蔓延到了奎亚马。我看到火焰时就告诉所有人我们必须撤离。大家还在震惊之中。受损的不仅是我的房子;整个地区都遭到了毁灭。这需要很长时间恢复。”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2月28日,Uncle Noel和Trish Butler在他们位于Nuragunyu被烧毁的家中。Trish和Noel是土著民族Yuin的长老,他们共同经营着一个土著青年教育中心,该中心也在大火中被毁。“当我们从车道上下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绝对就像刚刚经历过爆炸一样,什么都没有了。40多公顷点土地上没有一点绿色。我们通过20年的努力,建立了一个文化教育场所,与动物们生活在一个环境中。我们与自然共存,教导人们了解大自然,了解土著民族如何在这个国家生活了几万年,以及我们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但现在那里只剩下了黑色的树干,大部分的树根本没有叶子。整片土地上没有一片草地,没有一根树枝,只有一片灰烬。”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18日,Fina和Anthony Montagner与他们的儿子Christian(9岁)和Dylan(6岁)在上布罗戈(Upper Brogo)被烧毁的家中。Fina是一名护理员,Anthony负责照顾他们的孩子。Fina说:“小的那个似乎还好,他只有6岁。但Christian出现了问题。他变得非常生气,也很焦虑。在过去的几周里,他一直都很伤心。我们只希望能在情感上帮助孩子们坚强起来。除了我们之外,没人能帮到他们,所以我们要让他们知道父母是很坚强的。”Anthony则说:“大火就像个怪物,它的速度和我的货车一样快,那声音听起来就像几辆货运列车。它从四面八方吸入空气,如同一条条重新呼吸的火龙,到处吐着炽热的火舌。我已经25年没上保险了。我靠乞讨建立了现在的一切。现在,我没有一张照片能让我的孩子们看看他们的祖母长什么样。我也没有童年时代和青少年时期的照片。这感觉就好像我从未存在过一样。”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15日,艺术家Jenni Bruce在她位于上布罗戈的家庭工作室中。“整个地区没有一个人未受到创伤。我希望,由于领导人管理不善而引发的潜在愤怒,不会影响人们表现出的善意和同情心。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人生经验是什么:我只是很高兴我还活着,没有残废。”

摄影:GIDEON MENDEL

去年10月,一项独立调查发现,联邦政府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在国家层面协调应对火灾,并明确表示需要在规划中考虑气候变化问题。

血红的天空

2019-2020年火灾季最具破坏性的大火在新年前夜席卷了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清晨,烟雾遮天蔽日,天空从血红色变成漆黑一片,大火耗尽了空气中的氧气,鸟儿们从空中坠落,死亡。全世界都在关注新闻报道中被火焰围困在海滩的度假者们。军队动员起来,开展了和平时期规模最大的救援行动之一,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的消防员也飞抵澳大利亚协助灭火。

科巴戈坐落在墨尔本和悉尼之间的澳大利亚东南海岸,这个历史悠久的村庄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2020年初,驻伦敦摄影师Gideon Mendel访问了科巴戈和其他受影响的城镇,在废墟中为那些家园被毁的人拍摄肖像,记录了巨大的损失。

“我们再也不想看到这种事了,” Corby跟Mendel讲述他失去房子和财产的那晚时说道。Corby家三代人中共有七所房子被毁。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新南威尔士科巴戈,一辆被烧毁的车上融下的铝。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新南威尔士州马拉库塔,一片被烧毁的茶树林。

摄影:GIDEON MENDEL

12月30日晚,Corby在科巴戈的家中睡觉时,18公里外的上布罗戈(Upper Brogo),艺术家Jenni Bruce拜访完一个朋友后驱车回家,她看到了地平线上那可怕的红光。

“那不是火灾燃烧前沿,那是一个能吞噬一切的怪兽,”65岁的Bruce说道,她曾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乡村消防服务中心(Rural fire Service)工作了30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在1月份告诉Mendel。

Bruce没有回家,而是调头往后开,直到新年前夜的黎明才停下,她到达了柏马基的一个避难所——一个海滩小镇,成千上万的人聚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命运的消息。

两天后,Bruce回了家,她感到十分悲伤,那里曾经有一个繁茂的花园,种满了蓝莓和果树,还有她两年来的画作。现在整个房子除了烟囱和一件艺术品,一个祈祷轮,都已化为灰烬。“一切都没了,”她说道。“被摧毁了”。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3月1日,按摩治疗师Jamie Robinson在他位于约里(Yowrie)的家中。“我以为那是漫长的日落,其实是一座山后面的大火。后来,那座山的一半都过火了。火焰有76米高,沿着山谷蔓延,不断向我抛来汽车大小的火球。我的车坏了,所以无法逃脱。我在这里的唯一原因是我的朋友Andy要开车来救我。”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3月6日,Les和Sandy Anderson夫妇在维多利亚萨斯菲尔德的家中。Sandy说:“我一大早就带着消防装备回来了,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扑灭;一切都没了。我保存着我母亲的东西,Les有他家的东西。我在2008年失去了女儿,现在所有关于她的记忆都消失了,这对她的孩子来说真的很残忍,因为现在他们失去了母亲留下的所有东西。”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21日,Ron Corby(88岁)在科巴戈的家中。他的五个孩子和孙辈的房子也被烧毁了。

摄影:GIDEON MENDEL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1月15日,Patto和Gino McDonald 在他们位于上布罗戈被烧毁的家中。 Patto是一位艺术家,Gino是一位建筑师和建造师。“直到我们第三次回来,我才接受了一切: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来过这里一样。我们在这里住了17年。家里保存着很多东西,我奶奶的和我妈妈的。我有两周时间一直在重复说,’哦,这只是一些东西’,直到我女儿说,’妈妈,别再说了,这不仅仅是一些东西。’但是它确实是;这对我来说是个教训,不要执着于某件事,因为它并不重要。我们没有任何保险,所以我们要从头开始。我们刚来这时住在一个帐篷里,所以我想我们会回到帐篷里。”

摄影:GIDEON MENDEL

孤立无援与被遗忘

澳大利亚政府与煤炭行业关系密切,在减少碳排放方面行动迟缓,也不承认气候变化在大火中的作用,因为高温,陆地环境极为干燥,一个火星就能点燃。1月份的大火之后,该国总理Scott Morrison立即访问科巴戈,但居民们言辞激烈地质问他,拒绝与他握手。

“这是他咎由自取,”当地居民Anthony Montagner在访问后不久表示。“他面带微笑地走来走去,认为一切都好。他似乎不明白情况到底有多糟糕。”Montagner在上布罗戈的家被大火烧没了。

2020年3月,为阻止新冠肺炎继续蔓延,澳大利亚许多州进入封锁状态。丛林大火受害者表示,这时他们感到更加的孤立无援,似乎被遗忘了。许多人在重建家园时住在帐篷和房车里。

今年的丛林大火预计不会有如此大的破坏力,预报说降雨量将高于平均水平,该国东部地区尤为明显。但随着澳大利亚在未来几年变得更加炎热和干燥,科学家预计将再次出现像2019-2020年这样的火灾季。

Richard Thornton在12月表示,“去年的大火是史无前例的”,但在未来几年可能会很常见。Thornton是森林火灾和自然灾害合作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该中心负责协调澳大利亚各地的灾害研究。“生活在火灾地区的社区,坦率地说,是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地区,需要变得具有抗灾能力,”他说。

但对于那些失去家园的人来说,如果你告诉他们气候变化只是他们需要学会适应的事情,能会触发怒火。“我们已经为此呼吁了很多年了,”艺术家Bruce在1月份说道。“我希望当权者能听一听我们的声音。”

大火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人仍在努力重建

2020年3月8日,大火发生大约9周后,新南威尔士州边界附近维多利亚州公主高速公路旁的一片森林中又长出了新的树木。

摄影:GIDEON MENDEL

Bruce重建家园的几个月来,一直在被烧毁的房屋上露营。虽然这个地区仍然容易发生火灾,但她说她永远不会离开,因为那感觉就像抛弃了一个生病的朋友。

“灌木丛会回来的,但会有所不同,”她在本月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说道。“我可能无法在有生之年看到它,”她补充说,但“也许我的孙子们会看到一片森林。”

(译者:陌上花开)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776.html

原文出处:国家地理中文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