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大裁员小公司捡漏 气候科技创企趁机猛招人-壹柒界

划重点:

  • 1随着推特、亚马逊以及Meta等科技巨头大规模裁员,整个硅谷都陷入人心惶惶的境地,大量工程师、程序员以及数据科学家失业。
  • 2然而,气候科技行业似乎正从这波裁员潮中获益,他们趁大公司裁员之际大量招收以往难以挖来的各类人才。
  • 3数据显示,有的气候科技公司求职简历本周暴增了十倍,从以往每周80份增至800份。
  • 4气候科技行业的人才需求依然非常高,360家公司正为大约4000个工作岗位招募合适人才。

腾讯科技讯 11月20日消息,裁员大潮正席卷美国硅谷,随着裁员和招聘冻结困扰整个科技行业,推特、亚马逊和Meta等科技巨头正在裁员数千人。许多软件工程师、程序员和数据科学家都失业了,在考虑接下来能做什么。此时此刻,应对气候变化的科技公司向他们发出了诱人的邀请。

这些公司从事各种各样有利于环保的事业。有些公司开发软件来更好地测量温室气体排放,其他公司则不使用碳来制造水泥和钢铁等材料。前几年筹集的巨额资金和新一轮的政府支持,让气候科技行业处于令人羡慕的境地:在硅谷雇主大放血的同时,他们却在加紧招聘人才。

气候科技公司曾经难以与社交媒体公司提供的丰厚薪酬和股票期权奖励竞争,现在他们的收件箱里却装满了求职简历,有些甚至曾被认为是他们永远也无法挖来的人才。

不过,许多气候领域的领袖对此表示怀疑,称该领域需要更多的化学工程师和科学家,而不是程序员和项目经理。但也有人说,人才的涌入可能会帮助那些常常难以实现远大目标的科技公司。其他学者补充说,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只不过是历史的重演,这表明创新往往发生在危机期间或之后。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创新与创业高级讲师菲尔·布登(Phil Budden)说:“这确实是一个重大的长期推动因素。突然之间,气候科技领域突然出现了更多工程师的身影,气候技术腾飞的希望变得更大。”

在过去的一周里,成千上万的科技行业员工失去了工作。周一,亚马逊宣布将裁员1万人。几天前,Facebook母公司Meta表示,将裁员1.1万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3%。由埃隆·马斯克掌舵的推特已经解雇了3700多名员工。

但在气候科技领域,情况却有所不同。该领域获得的资金有所减少,但那只是相对于其创历史新高之后来说。市场研究机构PitchBook的数据显示,截至周三,今年已有160亿美元资金流入该行业,几乎是2019年93亿美元的两倍,但低于2021年创纪录的304亿美元。

气候科技公司联盟Climate Draft在就业公告板上显示,约有360家公司提供4000多个工作岗位。另一个就业门户网站Climatebase显示,这些气候科技公司目前在招募超过6000个职位。

招聘会将在下周和感恩节假期后举行,以促进气候技术的发展。在即时通讯应用和社区留言板上,许多科技工作者都在敦促被解雇的同事考虑从事气候工作。被解雇的员工参加为期12周的气候变化训练营课程,可以享受33%的折扣,而通常费用约为1499美元。

气候人工智能公司WeaveGrid的首席执行官埃普韦·巴尔加瓦(Apoorv Bhargava)表示,他已经注意到了上述变化。通常情况下,他的公司每周会收到大约80份求职申请,而本周达到800份。

WeaveGrid利用人工智能帮助电动汽车充电,而不会使电网超载。该公司周二筹集了3500万美元资金,需要迅速将员工增加一倍。此前,巴尔加瓦需要苦口婆心地劝诱软件程序员和数据科学家放弃大型科技公司的薪水和股票期权,以便来他的公司工作。但现在,他的收件箱里塞满了失业人才的简历。

现在资金和人员问题似乎不那么严重了,巴尔加瓦对把公司产品推广到更多市场更有信心。他还在集思广益,考虑如何将业务扩展到企业车队,比如亚马逊的送货卡车,这需要分析大量数据。他说:“我认为,如果这类人才对转向气候等领域不感兴趣,我们不太可能实现预期目标。”

前谷歌软件工程师尤金·基尔皮霍夫(Eugene Kirpichov)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帮助建立了非营利组织Work on Climate。他说,裁员促使更多人才涌入可能是气候科技行业的福音。许多科技员工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技能可以很容易地用于气候领域。此前人们误以为,需要拥有与气候研究相关的博士学位才能进入这个领域,但实际上,该领域真正需要的是他们已经拥有的技能,并用它们解决不同的问题。

Climateba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文·海因斯(Evan Hynes)表示,转向气候科技领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前往大型科技公司工作的热情下降。他说:“很多人在技术2.0(FB崛起)初期都有这样的感觉:你真的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但随着这些公司越来越大,人们越来越像是庞大机器上的微小齿轮。”

海因斯说,研究气候变化不再是科学家或工程师的专利。从历史上看,Climatebase网站上排名前三的职位分别是业务开发和销售、通信以及软件工程。

奎因·霍金斯(Quinn Hawkins)是房地产科技经纪公司Redfin的产品管理副总裁,他所在的部门本月关闭了。因此,霍金斯正在寻找一份项目管理的工作,最好是与气候科技相关。霍金斯也曾在微软的新业务部门工作过。

霍金斯说,他的兴趣源于去年9月份的一次经历,当时他前往洛杉矶附近的塞拉斯拜访一位朋友。他称:“空气里都是烟尘,农场前的胶合板上有手绘的标语,上面写着‘祈雨’或‘上帝保佑我们的消防员’。这简直就像世界末日。”

在房地产行业工作了10年之后,霍金斯希望在未来10年帮助试图应对气候危机的公司进行项目管理,并为他8岁的儿子创造更美好的未来。他说:“即使我做的每件事都没有成功,我也会很自豪地告诉他:‘我很抱歉地球现在变得这么乱,但爸爸尽力了。他奉献了时间和热情以便让世界变得更好。’”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同意劳动力过剩会给气候领域带来巨大帮助。Climate Draft的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施特劳斯(Jonathan Strauss)说,无论气候科技公司在做什么,软件都至关重要,“他们需要软件来开发产品,把它推向市场,并运行它”。

生产脱碳水泥的Brimstone公司首席执行官科迪•芬克(Cody Finke)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专注于硬科学创新而非单纯软件解决方案的公司将取得更大进展。对他的公司来说,化学工程师和冶金师比程序员和产品经理更有价值。“从根本上说,软件不能解决气候问题,你需要自然科学”,他补充道。

有些已经转向气候科技部门求职的科技工作者表示,这种转变是值得的。尹璐(音译)清楚地记得她决定离开教育科技行业进入气候行业的那一天。当时是2020年夏天,北加州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野火气息,甚至变成了橙色。由于女儿想在外面玩,所以尹璐给她戴上了呼吸口罩,她们随后去了公园。

看着玩耍的女儿,尹璐陷入了沉思:“我在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做什么?我就像是突然‘顿悟’了那样,觉得自己‘需要停止研究任何与气候无关的东西。’现在,每天早上醒来,知道自己在从事能让女儿生活更美好的工作,没有比这更好的解药了!”(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