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概念没能转化为现实,那么一定会被市场用脚投票。

如果2022年在美股的科技巨头中挑一个“倒霉蛋”,那么一定会是Meta,还有扎克伯格。在这场关于元宇宙的“突围赛”中,扎克伯格似乎失去了“理智”,面对暴跌的股价,流失的广告,扎克伯格将这一“枪”开向了苹果。

原因是苹果要求用户和广告商在TikTok和Meta的Instagram等应用程序中购买付费“推广”帖子时,将从中收取高达30%的佣金。

All in元宇宙的Meta,一年跌去了44393亿-壹柒界

面对更改的App Store条款,Meta称,这是在数字经济中削弱了其他公司。Meta的CFO Dave Wehner表示,苹果APP隐私功能每年会导致Meta损失100亿美元广告收入。

面对Meta的指责,苹果也进行了有力的反击,但是Meta的主要问题显然并非如此,面对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的孤注一掷,部分投资者和董事会专家表示,外部人士几乎没有办法阻止扎克伯格利用自己的多数控制权,继续推进一项已经失去华尔街信心的押注。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Meta在元宇宙上投入越来越多,扎克伯格就会越来越被动,直至元宇宙给Meta带来真正的转机,否则等待扎克伯格的将会是越来越多的声讨。

一份糟糕的财报

美国东部时间10月26日盘后,Meta发布了2022年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Meta第三季度营收为277.1亿美元,同比下滑4%;净利润为44亿美元,同比下滑52%;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64美元,同比下滑49%。

面对腰斩的净利润,10月27日Meta跳空低开,单日暴跌24.56%。

市场就是最好的答案,投资者只会用脚投票。当然这也不是年内Meta第一次跳空低开,上一次跳空下跌的幅度为26.39%,时间是今年的2月3日。

All in元宇宙的Meta,一年跌去了44393亿-壹柒界

据悉,本次财报是Meta十年以来首次连续出现四个季度净利润出现下滑。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Meta解释为:

第一,因为苹果公司政策做出了调整,其广告价格同比下降了18%。这些变化使得Meta更难追踪到用户并且提供个性化的广告;

第二,受美元升值的影响。如果汇率不变,那么公司的收入会出现小幅的增长。

对于Meta的解释,市场显然并不满意,有投资机构表示,Meta一二三季度营收的连续下滑已经吓退了一些投资者。

另外除了糟糕的财报,高管的连续出走也成了这家公司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根据相关媒体统计显示,今年年内已经连续有7位高管宣布辞职,而这样密集的高管离职对于一家大公司而言,绝对是伤筋动骨的。

All in元宇宙的Meta,一年跌去了44393亿-壹柒界

很显然,全球经济的变化的确让Meta业务出现了承压,因为Meta收入结构过于单一,因此承受风险的能力本来就比较差。除此之外,扎克伯格 All in元宇宙的做法也给公司带来了很多压力。

有观点表示,近年来,扎克伯格个人对Meta的控制权正在引发投资者越来越强烈的失望情绪。在围绕错误信息和用户隐私保护的一系列争议中,每一次Meta都是风暴中心,同时Meta大幅押注元宇宙,而负责元宇宙项目的 Reality Labs 部门在今年前9个月亏损了94亿美元,并且2023年亏损还会继续增加。

元宇宙是Meta的“解药”吗?

扎克伯格决定All in元宇宙大概是从Facebook改名开始,但这一切并未按照其设定的方向去发展。

一年不到的时间里,Meta股价跌去了71%,市值暴跌超过了61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4393亿元。更为糟心的是Meta已经不再是全球市值前二十大的公司,而扎克伯格个人的身价也是跌去了1000亿。

Altimeter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rad Gerstner此前发表一封面向Zuckerberg及Meta董事会的公开信,信中曾表示,Meta股价的下跌并不仅是市场情绪低迷所致,还反映出了投资者对Meta的信任正在丧失。

在与投资人的交流中,有投资者表示,扎克伯格很清楚知道投资者想要什么,但是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All in元宇宙的Meta,一年跌去了44393亿-壹柒界

Meta还透露,该公司明年的资本支出将达到390亿美元,元宇宙项目无疑将会是重点中的重点。

投资机构 Carmignac证券投资负责人大卫·奥尔德则表示,扎克伯格对于投资圈的声音充耳不闻,几乎任何事情都是加倍下注,而发展源于宇宙的时间又非常紧张,而这种事情在5到10年内都不能验证这一举动是否正确。

实际上,当下Meta一切矛盾的根源都指向了元宇宙。

根据统计显示,Meta去年在元宇宙的亏损已经超过了100亿美元。财报还显示,Meta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本季度的收于从去年同期的5.58跌至 2.85 亿美元,几乎下降了一半,此外,其亏损幅度也几乎增长了50%。

对于未来,谁也不知道元宇宙何时能普及,All in元宇宙对于Meta来说已经是风险大于机会了。

对于Meta的困境,投资人Brad Gerstne建议,Meta应该裁员20%,削减50亿美元的支出,并且将元宇宙的投资金额限制在50亿美元以内。此外,Meta应该积极投资人工智能相关领域,以保证确保相关领域依旧处于市场领先水平。

综合而言,从当下的情况判断,元宇宙目前并不是Meta的“解药”,具体不仅受制于头显设备的普及,还受到了内容的限制。当下没有任何人能准确预测元宇宙大规模普及的时间节点。对于Meta而言,如果扎克伯格还不能及时醒悟,缓步投资元宇宙,那么他一言堂式固执,很有可能将这家公司拖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