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飞行汽车,被喷惨了-壹柒界

尽管飞行汽车的概念出现了有一百年,但当小鹏汇天X3出现时,依然让不少网友大跌眼镜。他们没有想到,飞行汽车依然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形态。

文|任晓渔

编|游勇

10月24日晚,小鹏汽车旗下的小鹏汇天发布了新款飞行汽车X3的首飞视频,官方称这款产品是全球首个电动垂直起飞汽车。

然而,新品发布后,不伦不类的外形让视频下方的评论区直接沦陷。

一名用户称,“这款新产品长的特别像汽车上增加了四个螺旋桨”,还有人认为这是把无人机的一套生搬硬套到了车上,产品看起来像是“一个大疆吊起一台汽车”。

官方则在评论区回应了产品的定位,“在短期内,更多是车的属性,90%的时间在陆地上跑,10%的时间在天上飞”,并且指出这是第一款电动的实现了垂直升降的飞行汽车。

不过这些解释看起来并没有终止评论区里的用户质疑。他们对小鹏发布的这一“充电10小时,飞行1分钟”的汽车从形态到性能上都不太满意。

一位资深无人机爱好者对数智前线吐槽,“这款产品车子看起来是这个大四轴的载荷,无人机和汽车被生凑到了一块。普通无人机为了续航,外观、飞机重心、材料要做气动优化和减重的,这款设备里飞行功耗极大,车辆完全没为飞行做任何外观或者气动的适配。”他判断,驱动螺旋桨起飞用的电池,容量和密度要比车的更高才对,因此螺旋桨的电池设备跟车可能是两套电池系统。

不过,也有用户认为应该从鼓励创新的角度去看待,认为飞行汽车这类的应用创新未来一定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

01

是科技风口还是营销噱头?

顾名思义,“飞行汽车”既具备公路行驶的能力,也能够在空中飞行,所以它必然要在空中飞行和陆上行驶之间做一个平衡。

小鹏飞行汽车从2020年发布探索版本开始,在形态上就经历从飞行和汽车两个概念之间的游移。

2020年9月的北京车展上,小鹏汽车发布第一代低空飞行汽车探索版本旅航者T1,这款产品长得更像一个飞行器,螺旋桨下面配备了一个简易的座位。小鹏官方当时对外表示,将于2021年推出第二代产品,并将开启试乘体验,未来还将随着法规和技术的成熟适时推出量产版本。

小鹏飞行汽车,被喷惨了-壹柒界

到2020年10月,小鹏汇天官方又公布过一个飞行汽车的设计概念视频。这款概念视频里它的长相更像加了翅膀的汽车。

“我们眼中的飞行汽车不是飞行器。飞行汽车应该在城市内是一个智能电动汽车,在郊区时是一个低空飞行器。”何小鹏说。

事实上,这个偏门的赛道颇受车企的青睐。

2017年大众长期合作伙伴Italdesign与空客公司在日内瓦车展联手发布的一款飞行汽车模型Pop.Up,第二年大众旗下的奥迪也参与了这一产品的开发,并喊出要在2025年实现量产。

另一传统汽车巨头通用2021年在当年的CES消费电子展上发布过一款概念飞行汽车凯迪拉克VTOL(下图左)。这款产品的外形看起来没有明显的螺旋桨,也不像传统的汽车,可容纳一名乘客,飞行速度大约在56英里/小时。通用高层还表态称,“我们坚信电动汽车的未来,将不限于道路上行驶的汽车。”概念产品公布后,通用股价大涨。

吉利也曾在飞行汽车领域有过布局。2017年,吉利收购了美国一家做飞行汽车的公司Terrafugia(太力)。“美国专家研究了十几年,因为缺少资金研究不下去了,吉利花了大量精力、金钱买下这家公司。”吉利创始人李书福说。这家公司于2018年发布了首款飞行汽车Transition,并表示将于2019年量产,当时的售价据悉高达200万元。然而,这款车直到2021年才获得美国联邦航空局的适航证书。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企业Kitty Hawk则已经在今年停止运营,背后很重要的原因是难以实现商业化。

相比于其他几家公司,小鹏汇天在最近几年表现得颇为积极。但一名科技行业的观察者向数智前线表示,发布这类理念超前的新汽车产品可能是小鹏汽车增加品牌科技感的一种方式,展示其在出行领域的研发能力和技术实力。即使普通用户并不买单,但能让造车新势力向投资人有所交代。

“(飞行汽车)还很早期,小鹏做这个的意义目前就是以品牌效应为主。”一位无人机企业负责人对数智前线说。

另一位接近小鹏汽车的人士也对数智前线分析,何小鹏一直希望小鹏汽车能对标特斯拉,而马斯克在航天、火星移民等前沿项目上吸引了无数眼球,并且为他赢得了口碑,也给特斯拉奠定的良好形象。相比于投资庞大的载人航天事业,何小鹏则希望选择了飞行汽车这个品类达到同样的效果。

02

飞行汽车的困境

飞行汽车虽然现在看起来还不成熟,但历史也不短。早在1917年,被称为“飞行汽车之父”的格·寇蒂斯第一次展示了飞行汽车。这款铝制的汽车装有三只翼展达12.2bing米的机翼。但这款产品真正飞上天空。

1986年,美国人莫尔·泰勒第一次造出了既能地上跑,又能空中飞的飞行汽车,并获得政府有关部门签发的飞行许可证。

不难发现,虽然飞行汽车的概念提出距今有上百年的历史,但迄今为止,人们依然没有看到一款成熟的产品出现。而背后也面临着不少需要正视的问题。

小鹏飞行汽车,被喷惨了-壹柒界

首先是飞行汽车的驱动系统问题。电池被视作是未来这类产品的最佳选择,但当下如何保证飞行设备上的电池安全问题依然困扰着行业。

国内资深无人机关注者、看炸机论坛的创始人“蛋蛋蛋炒饭”对数智前线表示,当下无人机的锂电池稳定性问题始终未有突破,“目前阶段无人机用的高密度高电流二次锂电,至今都没解决易起火的问题”。这意味着对安全要求更高、载重负荷更大的的载人飞行设备的驱动力成为了更难攻克的问题。

“蛋蛋蛋炒饭”认为,即使不考虑陆上航行问题,只看电动飞机的发展历程,从开始出现到从空域管理、安全性、续航方方面面都存在问题,需要投入海量资金和人力去研发。比如当下市面上试运行中的垂直起降载人机,为了减少能耗,会为空运作专门优化,结构极轻。另外国外采用化燃料驱动的飞行汽车基本上也是固定翼飞机的变体,对起降场地要求很高。

因此当下研发一辆电动飞行汽车面临的困境很多,既要解决飞行中的能耗、材料、载重和电池安全问题,还要解决陆上行驶时作为汽车的安全运转问题、不限场地的随时升降问题等。“现在电动飞机都没有突破,所以飞行汽车会更难。”

清华大学教授曲小波曾在《飞行汽车发展白皮书》编制工作启动会上介绍过未来陆空协同路线图。他将路线图分为三个阶段,当前至2025年,进入电动垂直起降载人飞行器,真正开启了空中交通的出行蓝图;2025-2035进入飞行汽车阶段,实现特殊位置、特殊时间、特殊场景下短时飞行;2035-2050,达到飞行汽车的终极形态、脱离对大型基础设施依赖、实现全域低空飞行。从这个路线图来看,产业当下仍然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

另外,无人机行业里也有人对小鹏飞行汽车X3当下的形态做出了分析,认为这可能是当下最快捷的架构方式。“汽车硬架四轴八桨的方式做飞行汽车的确是目前最快捷的,很多实际投产需要考虑的东西都可以掠过。”

这位不愿具名的分析者也认为,这种架构方式技术含量相比从零开始就飞行设备的材料、流体力学、结构和制造工艺等一一作测试,门槛相对更低,技术含量也相对低。最终带来的结果可能是会带来模仿,行业壁垒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