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赞拟借有赞科技转战联交所主板,连亏3年能否翻盘?

中国有赞拟通过旗下有赞科技以介绍方式申请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业内认为,此举可以提高其股票流动性。

3月1日,在中国有赞拟私有化公开后的首个交易日,中国有赞股票开盘后冲高回落,最高跌幅达10.54%。当天收盘价3.3港元,下跌0.6%。3月2日,中国有赞股票小幅高开随后迅速下跌,截至午间休盘,每股报3.16港元,下跌4.24%。而自中国有赞2018年借壳上市以来,已连续3年亏损,累计达到19.82亿元。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尽管其SaaS(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以及延伸服务收入提升,但中国有赞缺少核心技术的竞争基础,“无论是SaaS,还是电子支付,都具有很大的市场潜力,目前中国有赞两方面业务都缺少更突出的业绩表现。”

中国有赞拟借有赞科技转战联交所主板,连亏3年能否翻盘?

图/中国有赞公告截图

“打七折换购”换取主板炒新资格

2月28日晚,中国有赞发布公告称,中国有赞及要约人Beta Cafe Holdings Limited联合公布,要约人要求董事会在计划先决条件达成或获豁免后建议,向全体中国有赞股东(包括中国有赞除外股东)分派中国有赞所持有的有赞科技股份;在完成分派后,根据公司法第99条以计划安排方式将中国有赞私有化。

据悉,Beta Cafe Holdings Limited由朱宁100%实际控制。当前,朱宁为中国有赞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CEO,同时也是有赞的创始人。

根据公告,目前已发行的中国有赞股份约172.6亿股。中国有赞持有的有赞科技股份约7.85亿股,占有赞科技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51.90%,另根据有赞科技股份奖励计划B建议将发行予中国有赞的约9108.72万股有赞科技股份。合计约8.76亿股有赞科技股份,将向中国有赞股东分派。

据介绍,持有一股中国有赞股份,将得到每股0.1352港币的现金加上0.05077265股有赞科技。按照公告显示,有赞科技参考价值为每股约42.81港元,综合测算下,计划股东根据建议注销的每股计划股份将收取的每股计划股份总额相等于2.3088港元,较中国有赞上周五收市价3.31港元折让约30.2%。

对于中国有赞拟私有化,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也反映出香港创业板指现在行情低迷、表现不佳,投资者也鲜有关注,“在香港主板上市后,可以提高股票流动性。”而朱宁计划打七折换购是不是意味着股东亏损30%?对此沈萌认为,“因为香港创业板的流通性低,因此交易价格很大程度上并不反映实际公允价格,而主板的流通性高,所以创业板折价30%转换为主板股票,并不能简单判定为30%的亏损。”

也有分析认为,IPO发行价一般都会比二级市场交易价低不少,因此才有炒新,相当于中国有赞原股东用30%折让换取了有赞科技的炒新机会。

换帅与转战主板无明显关系

实际上,中国有赞刚刚经历了一场人事变动。今年2月17日,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故而从中国有赞辞去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2月19日,中国有赞宣布有赞集团创始人朱宁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

中国有赞拟借有赞科技转战联交所主板,连亏3年能否翻盘?

图/中国有赞公告截图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月6日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时任北京东森金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关贵森,涉嫌向中诚信托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忠民行贿,并从有关项目中获得2800万元非法利益,还帮助中诚信托原总经理王少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2017年5月关贵森外逃,同年6月6日,景德镇市浮南地区人民检察院对关贵森立案侦查。2019年10月21日,关贵森将2800万元违法所得全部退缴。2020年12月1日,关贵森经深圳湾海关入境,主动投案。

中国有赞称,关贵森涉及刑事案件与中国有赞无关。对于中国有赞的火速换帅,有分析认为,可能会影响公司短期内的战略延续性,不过或将有利于中国有赞聚焦于SaaS主营业务,实现早日扭亏。在沈萌看来,中国有赞是被动换帅,与转换到主板无明显关系。“主板再上市是为了提高流动性,或许因为换帅未来会牵涉到降低与关贵森有关的支付业务的比例,但与主板再上市的决策无关,即使关贵森没有被带走,中国有赞也要考虑转换到主板。”

连续亏损,用户增速放缓

中国有赞为SaaS服务商,为商家网上开店、社交营销、私域运营等提供服务。2012年11月,朱宁创立中国有赞,目前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11.04%,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有赞的前身是中国创新支付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借壳上市后,2018年、2019年、2020年前9个月,中国有赞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86亿元、11.7亿元、13.07亿元;亏损分别为7.26亿元、9.16亿元、3.4亿元。有赞科技是中国有赞的非全资附属公司,2018年、2019年期内亏损分别为7.14亿元、5亿元,2020年前9个月亏损2.19亿元。

无论是中国有赞还是有赞科技,都出现连年亏损,而其对标的微盟、Shopify均已经实现了盈利。

2019年底,中国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82343家,同比增长40%。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97875家,同比增长29%。存量付费商家数量的增速放缓。有业内声音认为,疫情催生了大量线上业务,也助推了中国有赞2020年的业绩增长,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未来的增长走势有待观望。

缺少核心技术的竞争基础

对于中国有赞来说,聚焦于SaaS服务或许是其寻求增长的重要一环。2020年前9个月,SaaS及延伸服务的收入为9.52亿元,较去年同期5亿元涨幅明显。其中SaaS收入约7.58亿元,主要由于存量付费商家数量提升等原因,延伸服务收入约1.93亿元,主要由于GMV增长和更多商家使用延伸服务所致。截至2019年中国有赞来自SaaS业务的收益约为9.99亿元,占中国有赞来自外部客户总收益的约85.4%,而来自支付及其他业务的收益占约14.6%。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有赞的SaaS相关服务近期出现提价,比如有赞微商城专业版由之前的每年12800元变成每年14800元。有赞微商城的旗舰版从之前的每年26800元变为每年28800元。一位有赞的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称,涨价是因为增加了服务功能。

有分析认为,此次提价或许是中国有赞希望能提升收入,尽快走出亏损的泥潭。不过在沈萌看来,中国有赞缺少核心技术的竞争基础,更像是一个用于不断资本运作的平台,“无论是SaaS还是电子支付,都具有很大的市场潜力,但中国有赞目前两方面业务还都缺少更突出的业绩表现,应该更注重日常业务的拓展和经营,还需要扎实的技术研发。”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2538.html

原文出处:新京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