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又一家人工智能企业终止了上市审核。

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终止对云知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

此前,云知声于2020年11月3日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科创板上市,中金公司担任保荐机构兼主承销商,国泰君安为联席主承销商。同年12月1日,云知声收到首轮审核问询函。

对此突如其来的变故,云知声总经理黄伟业对外透露,“先发展业务,再看看”,停止审核主要是公司业务发展的考虑,希望抓紧时间把业务做好。但云知声并不会放弃IPO,未来会适时考虑重启IPO的推进计划。

招股说明书显示,云知声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为企业和用户提供智能语音技术和综合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公司服务主要涵盖智能语音交互产品、智慧物联解决方案以及人工智能技术服务。此外公司还面向企业提供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为客户提供智能化升级、降本增效、提高生产力等服务。

在上市前期被终止的,不止云知声这一家人工智能企业。在云知声之前,旷视招股书失效,优必选科技上市辅导协议被终止,思必驰多次传闻上市却无新进展……人工智能企业上市艰难的背后,都背负着重重质疑,持续亏损、技术应用落地难,研发投入过大等。

云知声同样如此,但这一次终止上市审核,迷雾重重。

科大讯飞多次质疑云知声数据

云知声终止上市协议的背后,或许与同行业企业质疑有部分关系。

去年12月11日,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互动交易平台上直接对云知声的宣传数据提出质疑,并直指其数据造假。

这一导火索便是云知声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其语音病历市场占有率高达70%,科大讯飞却表示,云知声的表述严重失实,并从覆盖医院数量、收入、公/私有云3个维度列举详细数据对比,以佐证其观点。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不仅语音病例,科大讯飞还把矛头指向家电语音应用市场份额的质疑,并表示云知声的数据也完全不符合事实。在此之前,云知声也宣称在家电智能语音模组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70%。

这一次科大讯飞引用的是其出货量和收入规模来力证,云知声在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份额都不到科大讯飞的十分之一。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讯飞和云知声均透露出“语音电子病历市场”和“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具体份额。此外,对于披露的具体数据而言,双方并未详细披露统计来源。

但在不久前由中国语音产业联盟发布的《2020中国语音产业发展白皮书》中提到,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广证恒生等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市场规模约200亿美元,谷歌、苹果、微软、科大讯飞等头部企业占有80%以上市场份额。据IDC公开报告预计,在智能语音语义市场,科大讯飞市场占有率稳居国内第一。

央广网引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的观点显示:“财务数据和市场数据都是关注焦点,财务数据包括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市场数据包括用户数量和市场占有率等等,如果这些数据伪造,对企业上市进程和上市之后的市场估值都会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虽然对于任何可能造成投资者对其价值判断的数据失实都可能会影响其上市,但是云知声的案例或许不会导致其停止IPO,而是会对其数据进行更细致的说明,缩小市场定位的范围,以使其符合相关数据。因此,大规模数据失实,特别是容易被检视的数据失实,对于公司和券商来说都是得不偿失,而且也会在制作招股书时考虑其风险。”

业务仍在探索、巨额亏损、依赖大客户

云知声终止上市审核的消息,和招股书披露的时间,仅仅相隔108天。

和多数AI企业披露出的招股书相似之处是,云知声从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一直在持续亏损。根据招股书,云知声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分别为1.77亿元、2.29亿元、3.17亿元、1.1亿元,亏损规模较大。

而在特别风险提示中,云知声也提到,公司于报告期内持续大幅亏损,且预计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未弥补亏损将持续扩大。

招股书显示,2019年云知声营收2.2亿元,同比增长12%,同期净利润亏损2.9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33%。2020年上半年,云知声的营收为8469万元,亏损1.1亿元。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在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上,云知声也远低于行业同期均值。其中2017年-2019年云知声主营业务毛利分别为11.41%、24.97%、26.28%,而同期均值为48.13%、47.58%、48.84%。

此外,招股书还直接透露出,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云知声仍然处于摸索方向阶段,业务、经营策略会做相应的调整,未来存在不确定性,且在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利。

目前,云知声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即智能语音交互产品、智慧物联网解决方案,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三大业务。

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因智能音响、儿童陪伴机器人等消费电子产品赛道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云知声相应进行了经营策略的调整,逐步由智能单品供应商升级为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提供商。

从产品在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也可以看出来,云知声逐渐向智慧物联网方向发展。其中,智能语音交互产品从2017年营收占比96.93%下滑至2020年上半年的28.18%,而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比重从0%上升至67.25%。此外,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从2017年的3%占比,在2019年升为14.44%,2020年上半年却又下降到了4.56%。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从面向C端的消费电子赛道逐步跨步到面向B端的智慧物联解决方案,但云知声在智慧物联解决方案业务中的收入也并不乐观。

云知声在智慧物流解决方案业务上,主要拓展的场景包括酒店、住宅和医院。而在智慧住宅业务上,从招股书显示来看,云知声2020年上半年在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收入为5688万元,其中,有3184万元均来自于同一个客户,即世茂集团及其子公司,这一部分收入占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收入的近56%,且占总收入近38%。

对同一个大客户的过分依赖,也导致云知声在智慧物流解决方案业务上的探索存在不确定性。在风险提示中,云知声也提到,若公司与世茂集团合作终止,或者在世茂集团外的类似业务拓展不畅,则相关收入增长将受到较大不利影响。

此外,在医院场景下,也正是科大讯飞所质疑的语音电子病历的场景,云知声主要提供病历转写解决方案,但并未披露这部分收入状况。

在客户层面,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到2019年期间,主营业务以智能语音交互产品时,同期前五大客户分别为珠海荣邦、国腾盛华等科技公司。而在2020年,主营业务为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时,前五大客户变成了津南新城、世茂集团、润林医疗、医渡云等地产和医疗公司。

但值得注意的是,云知声官网的合作伙伴介绍一栏中,显示为格力、中国平安、世茂集团、中国移动、中国民生银行等企业,但除了世茂集团外,上述公司均未出现在云知声近几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列。

云知声管理人员半年离职6人,原CMO股权纠纷未解决

从招股书来看,目前云思尚义、明富投资、挚信为云知声三大股东,分别占股27.56%、10.35%、10.22%。同时,CEO黄伟通过云思尚义间接持股。

此外,在云知声股权结构一列,还有和易谷雨、中网投、云创互动、京东尚科等机构,而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家恩持股比例4.32%,位列云知声第七大股东,COO康恒持股2.59%。

值得注意的是,在云知声高管团队中,也只有梁家辉、黄伟、康恒三人持有云知声股份。同时,在招股书显示,目前,云知声与控股股东之间存在着一则纠纷至今还未解决。而这一起纠纷,关键人物为云知声CMO陆勇毅,主要源于云知声不承认陆勇毅持股。

云知声暂停IPO背后:被质疑数据造假、股权纠纷…

从2016年4月起,陆勇毅将云知声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一审裁定书显示,确定陆勇毅的股东资格。但云知声再次提起上诉,这次上诉又驳回了陆勇毅股东资格确认的诉讼请求。

而这一次股东股权纠纷并未结束,2020年6月,杨雪(陆勇毅的配偶)又因上述事项将黄伟、云思尚义、云思尚德起诉至滨海法院,滨海法院基于无事实及法律依据,遂驳回了杨雪的请求。但2020年8月末,杨雪再次向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截至目前,尚未判决。

在陆勇毅与云知声之间纠纷还没有结束时,原云知声CFO赵亿阳也随即出走,高层变动频繁。招股书显示,2020上半年,云知声管理人员数量相较于2019年已减少了6人。

巨额亏损、主营业务不断调整、依赖大客户、部分营收数据不明确、团队动荡不安,云知声停在了科创板的门前。在人工智能企业加速冲刺IPO的前夜,尽管前有“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的先河,但随着科创板政策逐渐收紧,要求更加规范严格。已经迈入IPO进程的AI企业,未来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2286.html

原文出处:猎云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