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最强对手,来自中国?

Clubhouse最强对手,来自中国?

麦克卢汉在1971年致爱德华·霍尔的信中说:“电灯光、铁锤、语言、书籍的使用者才是媒介的内容。这样,界面就完全促成了用户的变形。我认为这一变形是讯息。”

人本身就是媒介的内容,而媒介所创造的人的变形本身,包括思想、情感、欲望的表达形式,就是讯息。

因此每次媒介的变迁都会带来人们生活方式、思考的表达、情感表达方式的变迁,并且带来经济关系、生产以及消费方式的巨大变迁,今天快手上市,股价开盘飙升160%,借的就是这种变迁的巨大势能,过去一周急涨240%的中国音频第一股荔枝,同样是因为如此。

自本周一启动上涨攻势以来,荔枝股价从上周五收盘价3.3美元一路暴涨至周五收盘价为11.40美元,本周已累涨超240%。

这就是别人家的股票。这一切似乎仅仅是起源于几天前的一场语音聊天。

2月1日,素有钢铁侠之称的硅谷狂人埃隆·马斯克首次登录了Clubhouse,和几个顶级投资人组织了一场聊天问答活动。

在这个语音聊天室,话题尺度大开,马斯克表示,Neuralink已成功在一只猴子大脑中植入脑机接口装置;他将在5年半内登陆火星;希望特斯拉每年生产2000万辆汽车,并提到限制因素是电池的生产。

钢铁侠频频刷新网友认知,语音社交应用Clubhouse因而一夜出圈。

Clubhouse的走红,也让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赛道浮出了水面。

智能手机的普及化带来的了短视频的时代,而IoT的普及,正在带来物联网的世界,智能音箱、无线耳机的大卖,都在催生一个巨大的物联网入口,就是语音交互,给声音这种更纯粹、非独占的媒介,打开一道新的社交大门。

就像短视频领域,中国产品风靡海外一样,Clubhouse最大的技术供应商以及对手,从声网、TT Voice, Tiya到Yalla也都来自于中国。而Tiya就是荔枝部署在海外的声音社交平台。

中国互联网产品出海的大潮滚滚而来,正汹涌入海。

一、来自中国的主要对手

中国在海外互联网产品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强。

Clubhouse的走红,也带动其技术供应商声网的股价飙升30%,声网就是来自中国的实时互动API平台,也是中国语音社交的创新产物。实际上,不太被公众所知的是,荔枝与声网在一些资源上也进行了合作,两个团队之间的交流也非常多。而荔枝团队在声纹声效、实时语音、语音识别等技术上,同样有着多年积累和独特优势,在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看来,“语音社交的基础是在中国发源的,这是没什么疑问的。”哪怕是Clubhouse,也是在用中国同行的模式进行重组适应了美国市场的需求,取得了出圈效应。

在中国2017年就有了很像Clubhouse的荔枝语音直播,只不过Clubhouse的方式做了一些变化。到后来中国社交类的语聊房,荔枝APP上面也有语音聊天室,里面8个麦位,大家一起聊,其他人旁听,已经很接近Clubhouse的模式。

此外,Clubhouse主要的竞争对手、已经风靡海外的语音社交平台TT Voice, Tiya和Yalla,背后的开发者以及投资者都是来自于中国。

2月1日,刚刚宣布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的、来自中国的移动游戏社交平台“TT Voice”,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兰馨亚洲等。

其中,经纬中国还是国内“音频行业第一股”荔枝的最大机构投资方;兰馨亚洲则既是扎根中东的中国语音社交平台Yalla的最大机构投资方,同时也是荔枝的主要投资方之一。

荔枝和Yalla这两家公司已经分别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挂牌上市。

跟Clubhouse不一样,荔枝旗下的出海产品Tiya的竞争优势是偏娱乐化、场景化、年轻化,“我们会把握美国的年轻人,Clubhouse会把握美国的精英阶层。用户群体的差别是最大的。”赖奕龙这样强调Tiya与Clubhouse的定位差异。

荔枝的中国团队深耕语音赛道已经超过七年,已经做过最复杂的语音产品,有着对用户需求的多年的研究积累,也在语音AI应用的研发也处在非常前沿的位置,比如Tiya的产品都是通过AI在驱动,已经在做人跟人之间的AI分发,这是Clubhouse所不如的。

中国音频社交的市场,语聊房、语音直播已经发展了三四年,也有很多创新,但是还没有普及化,没有一个能够满足全员需求的产品出来,在未来一两年肯定会有这样的语音社交类产品出来,能触及到整体用户的需求和使用的习惯,但赖奕龙相信这个产品的形态,很可能并不是Clubhouse这种形态。

从产品的角度上看,clubhouse在精英人群的突破还有待观察,但是开局非常漂亮,“整个产品设计我还是非常喜欢,从他们产品的思维到对用户使用的感觉,做到了90分以上,这是非常有潜力的产品。”赖奕龙对这个大洋彼岸战场上的对手怀着惺惺相惜的敬意。

但是相比Clubhouse,“Tiya”更为大众化,而且主要阵地也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因而成为了硬刚美国Clubhouse的主要劲敌。

未来随着注册开放与用户的增长,优质的聊天内容与名人效应,会逐渐被稀释,除非单纯走精英小众路线,但是后者商业空间有限。Clubhouse、知乎、豆瓣等都是典型的社区形态,很容易产生意见领袖,但是难以成为大众产品。

而Tiya、微信是典型的社交平台,强调存在感、即时交流、工具化,体现更为平等的关系,用户群体也更为广泛。

与Clubhouse主打播客、派对不同,Tiya是一款基于场景切入的声音社交产品。

打开App后,从主页上可以点击不同的热门标签,进入随机匹配的房间,与其他用户进行实时语音互动,这一点是与Clubhouse的派对并无明显不同。此外,Tiya同样可以实现实时匹配,快速连接,而在匹配后,经过用户关系的沉淀,可以添加好友,进行进一步的IM沟通,也能建立自己的主页发表声音内容和动态。

因为不强调身份等级, Tiya更受Z世代用户欢迎,它从最早以游戏社交切入,到后来拓展到了不同场景下的用户群,目前已连续数月保持在美国社交榜的前列。

在推出的短短几个月内,Tiya在全球约50个国家的社交排行榜达到前10名。Tiya的用户已经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

二、本土化运营的成功

荔枝正式布局国际化两年多,一直都在做各种产品的尝试,前期荔枝花了大量时间做用户调研分析、产品底层逻辑思考、进行产品简化和测试,不照搬国内和其他市场成熟的模式,而是基于对声音社交的底层逻辑思考,确定产品方向。

全球化大规模社交产品大都肇始于美国,美国对全球的影响力大,因此2020年下半年荔枝决定进击美国。

TIYA一开始做的是基于声音匹配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但是在美国里互联网最发达的市场,各种玩法层出不穷,测试的结果不尽人意。团队进行了长达数个月的美国市场研究和探索,多次产品调整和打磨,去年11月起与休闲游戏的深度结合,引爆美国市场,很短时间内就冲到了社交榜的前四名,刷新全球的产品排行榜,在众多发达国家辐射世界到各地,曾在14个国家排名TOP5,48个国家TOP 10的成绩,目前已连续数月稳定在社交榜TOP 10位置。

在多次迭代之后,TIYA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理念与定位,帮用户找到朋友知己,实现“和朋友一起玩”的朴素愿望,进行最自然、最没有负担的社交。

中国产品出海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也有很大的优势,中国现在有工程师红利,在产品的运营能力也不差于美国。在赖奕龙看来,“美国的产品要进入中国,最大的障碍是文化,因为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比较强势,我们出海都会考虑本地的文化,他们考虑自己的文化多一些,因此美国的产品要进中国都不太容易。”

赖奕龙认为Tiya 本土化在美国广受欢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做得足够的简单。如果是在中国,过于简单的产品可能不太受欢迎,在我们这里都需要很多功能,很强大的功能,满足各种各样的需求。”

基于本土化的战略,Tiya的设计理念是“极简”、“高效”,首页的交互都是“Just one click”,用户无需思考,只需要一次点击,就可以快速匹配,并且匹配结果会在1s之内完成,最多不超过3s。

目前Tiya上有各类游戏的快速匹配,也有很多由用户自发创造的交互场景。如果你在Tiya有三两好友,想有一个不被打扰的私密空间,也可以Create private channel,邀请你的朋友进入后,就可以安安静静地聊天,所有操作都是“One click”

在匹配中,如果你认识了聊得来的陌生人,就可以加他们好友,长期互动聊天,并且可以快速邀请对方加入你的房间。

自Tiya进入美国市场后,来先后吸引了数批KOL积极参与产品测评和推荐,带动了包括大热的AMONG US, ROBLOX等在内的游戏的上百位玩家慕名而来,其中不仅包括2000万粉丝的知名Youtube游戏类大V Jelly, 700万粉丝的著名YOUTUBER Crainer,更吸引了Tiktok 排名前10的超级大V, 坐拥4400万粉丝的Justmaiko入驻体验,收获了源源不断的喜欢尝试分享新鲜事物的自来水。

在TIYA风靡欧美的同时,中国语音社交应用也早早拿下了中东市场。

除了Tiya外,有着“中东小腾讯”之称的Yalla也风头正盛。根据其去年9月向美国SEC递交的招股书来看,Yalla月活已突破千万,用户时长四个多小时,付费用户540万,半年收入超5000万美金,并已成为“中东最大的语音社交和娱乐平台”。

深耕中东市场,与Tiya 同一赛道,并且模式相近的中国语音社交平台Yalla的用户增长以及商业模式都已经得到了验证。

考虑到欧美市场的消费水平更高,AIoT的渗透更为充分,同时人们的休闲时间非常充足,主打欧美市场的Tiya的成长空间也只会更高。

三、下一代社交

全球语音社交的市场空间都还处在缓缓打开的阶段,随着AI技术、5G基础建设的不断渗透,这种打开也正在加速。

AIoT过去几年已经迅速普及开来,并且带来了物联网时代,这个时代的大门正是语音交互,整个互联网生态格局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以移动端为主的终端设备将被众多联网设备重构,更多碎片化的场景已经出现,并且被重构。

从硬件到软件,中美的智能化经济都在加速渗透我们的生活,智能化的物联网时代,语音交互本身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入口,各种碎片化的通勤时间、运动时间以及其他娱乐时间,都为语音社交提供了非常好的场景以及需求,这也正是语音社交在中美率先崛起的经济基础。

就陌生人场景而言,通过声音去交流、认识对方,没有社交压力,实时的情感氛围,没有隔阂。声音社交就是一种变相的匿名社交,私密性更高,让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在陌生人社交场景中占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生于互联网的年轻人,走到线下面对面的机会大幅减少,然而人是社会性动物,与图文相比,语音交流能传递更加真实的情感;与播客相比,语音交流是双向的而播客产品则是单向的;与视频相比,语音交流的限制条件更少且更为便捷。

这当然是一种非常好的社交方式,而这就是下一代声音社交。

Clubhouse的火爆也也在推进这种社交方式的进一步落地,赖奕龙做了一个恰当的比喻:“它像在咖啡馆聊天,以非常亲近的方式引入了语音房。在中国大部分是表演性质、娱乐性质,它变成了一种社会性,大家聚在一起随便聊一聊,这个传播模式变了,整个意义就不同了,几个人在聊天,然后一堆人围观的一种状态。”

在中国的语聊房,大部分是公开或者私密这两种,它没有熟人的中间状态,Clubhouse所创造的这种小差别,背后有着很好的思考与创意,证明它对人行为的研究非常深入,把人类日常的社交,很无缝的对接到线上,大家都很自然。大家都讲我们微信也可以这样语聊,但是没有人会开着微信在里面闲聊。“他们对用户需求的洞察,对人的社会性的了解,产品的细节,我认为都做得非常好,”赖奕龙认为这是Clubhouse走红的基础因素,“它里面的朋友圈都是实时语音的朋友圈,都不是像我们这种点赞的朋友圈,这是Clubhouse非常有想象力的一点。”

这种语音实时交互,可以彼此真实触碰对方的情感,而没有社交包袱以及点赞压力,因而可以看作是对过去被图文交互方式所扭曲变形的内容进行的一次颠覆性矫正,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恢复自然轻松,并且在这种友好的氛围中,增进彼此的信任与友谊。

因为声音跟很多的媒介可以融合,你可以在线上玩很多东西,可以一起玩游戏,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看体育活动,以后都可以去做,Tiya就是要抓住了这个需求点,把这个产品做到最简单。

从他们一贯的理念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荔枝以前的口号是“用声音在一起”,而Tiya的口号就是“和朋友一起玩”。

无论是Tiya还是clubhouse,都在尝试抓住随着物联网智能时代的到来,下一代颠覆性社交,不同的地方是Tiya走向大众化、娱乐化,clubhouse走的是传播类、内容类。“他们的路线是精英人群,我们也是大众人群多一点,大家走的方向不太一样。”赖奕龙表示。

但说到底社交是所有人都有的需求,这也意味着从中国走出去的Tiya,市场空间是更为广阔的,影响的范围也会更为广泛,这大概也是荔枝想要达成全球最大语音平台梦想的最佳路线。

这背后是中国互联网产品在本土激烈竞争中,不断推陈出新的模式甚至技术创新,低调却澎湃的出海浪潮。

也是媒介向语音转变的沧海桑田一样波澜壮阔的历史变迁。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2032.html

原文出处:秋水笔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