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诚恳跪求一个Clubhouse邀请码,我被好奇心击败了。”

“谁有Clubhouse的邀请码呀?想去玩玩。”

“终于蹲到了Clubhouse的邀请码,拥有两个邀请名额的我,突然觉得拥有了一大笔财富。”

最近,一款名为Clubhouse的语音社交App从国外火到国内科技圈,飞速霸占各大社交平台讨论区,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话题。

Clubhouse究竟是如何火起来的?它到底是一款怎样的软件?

Clubhouse的走红还得归功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2月1日晚,马斯克在个人Twitter上预告,自己将于当晚(洛杉矶时间1月31日)10点加入Clubhouse进行在线分享。

由于Clubhouse实行邀请制,用户必须持有邀请码才能登陆。所以,消息出来后,国内外寻求Clubhouse邀请码的人不计其数,所有人都想有机会与大佬“云聊”。

马斯克的影响力自然不在话下。他凭借一己之力,把Clubhouse送上热搜,成为炙手可热的App。据悉,目前该软件已经停码,正在做扩容。

与此同时,在国内外不少平台,Clubhouse邀请码的价格被炒到“天价”:eBay价格达到近百美元;淘宝售价近300元,月销超90个;闲鱼售价则在几十到几百不等。

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淘宝(左)vs 闲鱼(右)上Clubhouse邀请码售价

不仅如此,Clubhouse还带火了音频社交概念,包括荔枝、映客等在内的美股迎来大幅涨势。

2月2日,中国UGC音频社区荔枝美股暴涨,盘中涨幅最高一度超过90%,当日收涨41.37%,报5.16美元。2月3日,荔枝美股继续拉升,截至发稿,日内涨幅已达67.78%,市值突破3.4亿美元,创近11个月新高。

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而映客港股股价截至2月3日收盘已达2.83港元,市值近57亿港元,创2018年10月以来新高。

就连Clubhouse背后的实时音频技术提供商声网也被带火,2月1日股价大涨近40%。

Clubhouse到底是什么?

作为一款以语音为媒介的社交软件,Clubhouse上线于2020年3月,被业界视作是“音频Twitter”。

2020年上半年,Clubhouse曾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彼时公司估值1亿美元;今年1月,Clubhouse被曝出通过新一轮融资募集到了约1亿美元的资金,公司估值已达10亿美元,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

尽管上线不到一年时间,且一直以来对新用户实行严格的邀请制,但Clubhouse在一周前透露,其周活跃用户达200万。

起初只是一款博客产品,由于曲高和寡,“邀请注册制”下平台活跃用户有限,最终不得不向社交平台转变,也就成为了今天大家看到的以“语音聊天室”为主要呈现形式的社交平台。

这也让Clubhouse逐渐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聚集了一大批政治家、风投、教授、电影制片人、艺术家和工程师等高质量的“邀请制”用户。用户间可以通过一段简短的对话实时分享信息,比在推特或脸书上用发帖评论来回沟通更为紧密。

用户进入直播间会发现,在“去中心化”的房间里,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讲话、可以相互关注,社交从点进直播间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Clubhouse用户界面(图片来源:网络)

正如Clubhouse名字描述的一般,这里犹如一间大型夜店,省去了线下接触的麻烦,保留了自由说话的权利。在这里,你可能听到美国青年分享的硅谷创业故事,也可能听到投资人对当前投融资市场的判断,又或是美食家分享的内容创作灵感。

你既可以是话题的参与者,也能够默默做一名听众,甚至只是简单路过,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有人分析Clubhouse走红的原因,除了疫情时期填补人们的社交需求,更重要的是:1、“邀请制”导致社交链紧密,社群氛围好;2、产品页面简单、设计好、体验流畅。

爱范儿创始人Wilson甚至公开夸赞Clubhouse:“我感觉是一个体验非常好的,从社交沟通底层逻辑着眼的上瘾性应用。”

随着全球用户蜂拥而至,Clubhouse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平台不少用户出现了闪退、掉线等情况,服务器压力倍增。

不过,Clubhouse要想继续做大规模、增强竞争力,必须突破群体限制。Clubhouse创始人Paul Davison近日也向媒体表示,他未来计划将软件全面开放给所有用户,力求“尽快”,但希望先将产品“打磨”好。

引爆音频社交概念

作为一款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爆火引发了连锁反应,带动相关的音频社交概念股价近日持续走高,音频应用荔枝就是受益者之一。

2月2日,中国UGC音频社区荔枝美股暴涨,盘中涨幅最高一度超过90%,当日收涨41.37%,报5.16美元。2月3日,荔枝美股继续走高,截至发稿,日内涨幅已达67.78%,市值突破3.4亿美元,创近11个月新高。

只是这相比Clubhouse的10亿美金的估值,目前还差了一大截。

2020年1月,荔枝递交招股书时提出了全球化愿景——希望通过声音创新推动业务全球化发展;同年10月就在美国上线了Tiya。除此之外,招聘平台信息显示,荔枝还在和海外大量“招兵买马”,扩充人员。

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荔枝部分海外招聘职位(图片来源:白鲸出海)

而从其招股书也能看到,培育全球市场成为了公司未实现盈利的原因之一。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曾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从2018年开始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由于加大AI技术投入,2019年亏损扩大,接下来两年将看到持续技术投入带来的回报。

到2020年三季度荔枝亏损达607万元,不过Non-GAAP下,荔枝已经也在该季度实现了盈利(56.7万元),这也是上市以来首次盈利。

Tiya之外,音频赛道另一位老玩家——互动娱乐直播平台映客港股近日也迎来大涨。

在近两个月股价明显上扬的基础上,2月1日-3日,映客港股累计上涨34.12%,截至2月3日收盘已达2.83港元/股,市值近57亿港元,创2018年10月以来新高。

Clubhouse带火音频社交,但它与荔枝、映客真的不一样

一直以来,映客在泛娱乐直播赛道深耕,自2018年确立了集团化发展战略后,陆续上线了多款语音房产品,搭建起了多元的社交产品矩阵。

2020年,映客集团化矩阵发展成果显著:上半年,公司整体营收22亿元,同比增长48%,环比增长24%;经调整后净利润8300万元,实现连续6年盈利。除核心产品映客APP外,多条创新业务线业绩亮眼,在总营收中占比达36.6%。

彼时,映客CEO奉佑生还表示,疫情促使人们的社交方式进一步向线上迁移,“在线社交”潜力巨大,映客将关注更多细分社交领域持续推出创新产品。

Clubhouse VS 荔枝Tiya

但市场上最常用来与Clubhouse做比较的依然是荔枝旗下同样聚焦海外市场的Tiya。实际上,两款产品在用户定位和产品属性方面又存在明显差异。

2020年10月,荔枝在美国上线了Tiya。据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介绍,该产品上线前曾打磨了两年多,期间还在中东和东南亚市场做过测试,之后对美国用户习惯进行调研后,才开发上线。

用户登陆Tiya后,可以根据选择的不同标签随机进入房间,与其它用户实时语音互动。与Clubhouse不同的是,Tiya可以关注好友,双方能够私下建立社交关系,进行进一步沟通;此外,用户还可以再Tiya自己的主页上发布动态。

官方数据显示,Tiya在美国推出后很快进入了社交排行榜的前4名,在推出的短短几个月内,Tiya在全球约50个国家的社交排行榜杀入前10。目前,Tiya的用户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

从产品属性上看,Clubhouse主打播客、派对概念,并且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减法”:用户只能说话,无法视频、发送文字和图片;播客内容无法录播回放,充分保障了用户的表达自由和隐私安全。

而Tiya更注重社交联系,寻求多社交场景切入。赖奕龙向全天候科技透露,第一版Tiya就是想激发用户与朋友一起玩,找到音频这个赛道,从游戏场景着手,之后向赛事观看等场景扩散,慢慢做起来的一款软件。

相较于Clubhouse,Tiya的社交属性更强,但由于社交链更紧密,在表达自由度上也有差异。不过,两款产品现阶段设计都很简单,没有太多不必要的功能。

“产品做复杂容易,做简单非常难。”赖奕龙认为,无论是Clubhouse,还是Tiya,都有清晰的使用功能和简单的设计,这大概也是产品能够在美国如此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在用户定位上,Clubhouse和Tiya的差异就变得非常明显了。

Clubhouse不开放注册,只能通过邀请使用。值得注意的是,Clubhouse的邀请码需要通过通讯录发放,即好友必须是通讯录好友,邀请页面则会以短信形式发送给对方;每位用户只能邀请2位好友,系统还会根据拉新情况,显示邀请人并引导关注邀请你的人。

由于Clubhouse早期大多是精英阶层,严格的“邀请制”下他们又带来更多的相似人群,所以Clubhouse目前整体定位精英群体。

而Tiya的用户群体相对更大众化、年轻态,在强社交属性下,用户因为爱好聚集在一起,目前选择的又是游戏、唱歌等年轻人喜爱的场景,最终走到一起的就是对新鲜事物充满兴趣的年轻人。

赖奕龙透露,Tiya在海外的特点也是社交化、娱乐化、年轻化,所以目前大部分用户都是十几到二十多岁,年轻人居多;未来,更多场景下的人群都是目标人群。

随着Clubhouse进入中国大众视野,外界对其未来能否在中国成功建立自己的堡垒也有不同声音。

播客平台New Radio创始人杨樾就表示,注册了ClubHouse后,“体验非常炸裂”,“我不认为这是Podcast,这是比Podcast更高级的东西,它与听者建立的是社交关系,而不是受众关系。 ”

但更多行业人士则对其中国发展之路持有保留意见。爱范儿 CTO Ernest就称:“实时连麦 + 听众的形式,我目前想象不到一种正经的轻松的符合百姓生活的需求形式与此相匹配,实时性对时间的抢占太严重,又对内容的完整性提出了挑战。”

赖奕龙也认为,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与国外用户不同,在短视频和直播的风口下,已经被云直播、云语音教育得非常好了,对产品非常挑剔,感知水平领先美国非常多,所以对这款产品的新鲜感可能没有那么强;此外,互联网巨头也会盯着这个市场,国外企业比较难进入,“Clubhouse要想在中国复制美国的成功,并不容易。”

Clubhouse和Tiya,目前都处于产品发展初期,现阶段主要任务还是用户积累;随着产品覆盖更广泛人群,如何实现商业化成为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1710.html

原文出处:华尔街见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