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整体出售,联姻运营商?华为手机何去何从?

弃子荣耀已获新生,华为手中覆盖中高端的Nova、Mate和P系列,将何去何从?背后的海思,又可以有什么样的选项?

独立后的荣耀已经走出新生的第一步,而留下华为中高端品牌Mate、P、Nova系列还在追寻着自己的出路。

昨日,路透社独家报道,由于供应链受阻,华为正就出售高端智能手机品牌P和Mate事项,与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企业财团进行谈判。该消息称,华为将出售上海终端相关部门,包括平板等其他产品或一同出售。

值得注意的是,在涉及华为海外遇阻,荣耀出售等等华为系列传闻进展当中,路透社每每率先发声。

就如同当初荣耀出售传闻之时的反应一样,华为很快出面否认。1月25日,华为终端表示:“华为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华为将坚持打造全球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品牌,努力为消费者提供卓越的产品体验和服务。”

放弃整体出售,联姻运营商?华为手机何去何从?

维系高端的mate系列,需要大量的资源,需要一个较大的市场规模

《智物》获悉,华为手中所余品牌的去留、处置计划选项,已经存在许久。但如同此前《智物》在《变数荣耀》文中所透露,华为还在寻找保留手机业务,等待变局发生的机会,只是维系这一庞大的业务链条,需要极高的成本。

未来3个月内,华为决策者需要做出决断。

——参照荣耀,将Mate、P、Nova出售给上海国资体系的计划,现在看,该计划并不是首选。手机作为未来智能终端的核心设备,彻底割舍实在难以决断。

很快,华为最新的折叠屏手机mate v即将上市,备货规模远超前面的一代mate xs。

——更可能的方案,华为会开放其品牌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运营商,甚至其他硬件、产业链厂商。华为、运营商等企业,联合运营,维系华为品牌的存在。

以待来时,再战。

01、联姻运营商,华为高端品牌结局?

参照荣耀,直接出售全部高端品牌的结果,可能不会成为华为最高层的选项,而只是华为CBG团队的意愿。贵为全球前列的智能手机厂商,华为难以全部放弃。

根据调研机构BCI的检测数据,在2021年的第一周,vivo和小米的周销量都已经超过了华为,而最新一周的数据显示,vivo和小米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21.3%和17.4%。

与之相对应的是,华为的芯片困境仍然没有得到改善,因此华为目前的基本策略就是用有限的芯片无限延长手机的生命周期。有华为内部人士透露,华为没有停止对P系列和Mate系列的研发,后续还会发布P50、Mate50等机型。

不过,算上此前发布的Mate40系列,以及最近爆出的华为第二代折叠屏手机Mate V,华为未来将有四款产品搭载麒麟9000芯片。

媒体报道曾称,台积电在最后一轮封锁前为华为交付了800万枚麒麟9000芯片,而这800万枚芯片显然无法支撑起华为四条产品线。

在此情况下,出售CBG业务或许是不得已的选择,但这也意味着华为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断双臂”,不仅是放弃了智能手机市场,连苦心经营的IoT产品线也一并放弃,未来想要重回智能手机市场无异于从零开始。

品牌合作,以留残喘,似乎是更佳的方案。坊间传闻,华为接下来将拿出Mate和P系列品牌,与中国移动等几家运营商探讨深度合作,甚至不排除其他的智能硬件厂商。

方案听起来有些耳熟?

放弃整体出售,联姻运营商?华为手机何去何从?

联合运营商,为华为高端品牌留下一线生机?

在3G时代,华为和中兴正是靠着运营商的贴牌机挣下了手机市场中的第一桶金,只不过华为在后来成长为行业内首屈一指的高端品牌,而中兴更是始终没有摆脱贴牌机的标签。

但这一次的合作将与过去的合作方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运营商等合作者将负责Mate和P系列的品牌运营,而华为将提供手机的设计、研发、供应链管理组织,以及管理代工厂生产。

这样做的好处是,Mate和P系列能够通过运营商打破供应链的封锁,而华为也能以“智能手机方案解决商”的身份继续从事研发工作,为手机业务保留下了火种,也为自己保留了一个东山再起的选项。

02、海思的疑问,分拆难以避免?

无论是把手机业务整体出售给上海国资委,还是选择与运营商展开深度合作,都避免不了一个问题:海思该怎么办?

当压力突来,任正非、徐直军都曾经各个场合表态,会继续支持海思的后续发展。但问题是,当荣耀拱手让人,Mate、P去留待定,华为留续海思的价值还有多大,成本又有多大?

无论去留,华为在手的品牌芯片未来将由高通和联发科供应,海思将彻底失去华为这一出海口。

两年前,华为创办哈勃投资,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自2019年4月成立以来,已经累计投资了23家芯片企业,涵盖了半导体材料、EDA软件、半导体设备、半导体仪器检测等多个领域,力求完成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布局。

然而,半导体行业“长周期、重资产”的特点,让这些投资注定无法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海思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坊间传闻,华为系正在谋求独立的芯片制造,以此来延续、维系海思麒麟的生存。但注定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此前,业内一直曾经有分析,华为破局的一个可能性——可以分拆海思,将其出售给国资。又是一个荣耀方案。

华为回流大笔的先进性,同时让海思具备与OVHM等手机大厂同时合作的可能性,能够真正获得5G专利收益。

而今,这一传闻再次多了起来:海思麒麟独立发展,同时,华为搭售一位广受尊敬的最高层领导。

03、再谈华为汽车,纯粹车联网没有未来

大笔资金在手,手机业务受阻,华为是时候重新考虑华为的汽车战略了。

2019年,华为推出了HiCar解决方案,并与吉利汽车达成合作,切入新车市场。随后,华为又发布了旗下首款车载智慧屏,据悉,这块智慧屏搭载了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通过HiCar实现与手机的无缝互联,而且无需换车就可以安装。

通过HiCar与智慧屏,华为分别切入了新车市场和后装市场,不过此时的华为彷佛对整车市场没有兴趣,在2019年的一份组织变动文件中,华为批准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该文件指出“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成为面板汽车的增量ICT部件供应商,帮助企业造好车”。

放弃整体出售,联姻运营商?华为手机何去何从?

车联网的市场很大,但是得先有真正好用的车

问题是,什么是好车?放眼望去,特斯拉之外,中国本土的那些国有企业厂商和所谓的新势力们,能造出来好车吗?

去年11月4日,长安汽车宣布,将联合华为和宁德时代打造一个全新高端智能汽车品牌。随后,又有多家媒体爆出,华为在2020年相继申请了多项减速器和动力总成的专利。

而这些显然不是华为所提到的“聚焦ICT技术”。

公开信息可见,华为CBG部门正在与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进行整合,整合后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将被划到消费者BG管理委员会下面。华为人士透露,这一所谓的划拨,还并非意味着“华为汽车”品牌的开始。

不久前,华为2020年的一份EMT文件中,任正非罕见地发言表示“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求岗位。”而这份文件的下方同时标注着一行小字“本文从发文之日起生效,有效期三年”。

三年的时间,已足够余承东打通整个电动汽车行业供应链。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https://www.17j.cn/1319.html

原文出处:智物科技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